《新闻1+1》2018-11-19完成台本

  ——假整改,真敷衍,怎么治?

  解说:

  自然保护区被频频破坏,一些地方的政府部门,到底是保护者还是破坏者?

  督察人员张建亮:

  它这是(叫)江豚研发基地,其实里面大家也看到了就是一些烧烤场。

  解说:

  督查发现问题,一些地方政府为何要选择敷衍整改、假装整改?

  2018-11-19新闻:

  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环保督察,“假整改”里的真问题!

  主持人柴璐:

  观众朋友晚上好,欢迎收看正在为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节目一开始呢,我们先要来关注两种动物,白鳍豚和江豚,我们来看看它们都生活在长江中下游地区,都是国家的一级保护动物。白鳍豚应该被看作已经失去了繁殖和生存能力了,所以它被称为是已经功能性灭绝,只是还不排除有个体存活的可能性,而江豚是截至到2018年的7月份,只剩下1012头,可以看出来这两种动物都非常的珍贵。

  那这么珍贵的动物,它们的家我们当然要好好的保护了,而它们的家,他们所生活的区域什么样子呢?我们来看看这张图片。这个地方是被称作大江江豚保护科普研究基地,位于江苏的镇江。但是看这个建筑的外观会觉得有点奇怪,好像是个仿古建筑,这个很像是个影视城之类的东西,实际上这里确实是一个名叫大江风云的影视基地。

  2015年的时候,这个影视基地违法开始建设,但是在2016年的时候中央环保督查组进驻到这里,要求它进行清退整改,但是2017年的10月份它却全面的开始试营业了。风起大江,可惜是鼓歪风,今天我们的关注就要从这里说起。

  (播放短片一)

  解说:

  作为世界鲸类动物中最濒危的一种,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在长江中,发现白鳍豚的踪迹了;而作为白鳍豚曾经的重要的栖息地之一,镇江长江豚类省级自然保护区,直到今天,却是自身的生存都成了问题。不到两年,该保护区就两次被国家环保部门通报批评。最近一次,生态环境部通告称:保护区内出现了一家影视基地,这家影视基地挂羊头卖狗肉,以江豚保护科普为由,进行旅游开发。

  督察人员张建亮:

  在长江下游航运这么发达,人类活动开发这么强烈的地区,它是一个江豚类生活的一个避难所。

  记者:

  现在这个避难所也够呛。

  张建亮:

  也慢慢被蚕食了。

  解说:

  被生态环境部点名的,就是这个“大江风云”影视基地,但,说是影视基地,其实就是个仿古建筑的旅游点,门票每人次40。在景点内,倒是有一块“大江江豚保护科普研究基地”的招牌,但却从来没搞过什么江豚保护,经营的是餐饮。

  与“大江江豚保护科普研究基地”相隔不到10米,是一个古城堡鬼屋项目,承包人称,他和“大江风云”,签订的是一个5年合同。

  镇江“大江风云”景区工作人员:

  我也不知道它土地合法不合法,他让我建这,我建这里,以前听说这里有表演,我建这里,一年没做什么生意

  解说:

  来自镇江国土部门的信息是,这个“大江风云”景区,由镇江文旅集团开发,项目启动时就已经涉嫌违规。而它所谓的“大江江豚保护科普研究基地”和“古城堡鬼屋项目”,都已越界进入了江豚保护区范围。此外,2016年,它的违规建设,就已经被环保部门在督查中发现,但是,2017年10月,这个违规项目却还是可以建成营业,一直到今年,被环保督查回头看再次点名。

  镇江市江豚保护站主任朱孝峰:

  因为我们不知道,平时江豚的管理在水里面,我们开船,水里面朝岸上看,都是湿地,这一块关注得少一点,等我们一关注发现时已经成型了。

  解说:

  一个省级保护区,镇江市的相关部门,本来是应该行使保护职责的,但是,在保护区内建设违规项目的镇江文旅集团,却也属于国资企业。此外,该保护区内非法农业种植和渔业养殖面积,高达7000多亩,大量的江滩湿地被损毁,严重破坏了生态功能,而为这些违规项目发出相关批文的,也是当地的政府部门。

  记者:

  滩涂开发景区要不要履行相关手续,他们手续完备吗?

  浙江市江滩开发管理处副主任黄建林:

  应该需要履行手续。

  记者:

  有没有履行呢?

  黄建林:

  但是好像没有履行手续。我们现在的整改一个是大江风云这边在豚类保护区范围内的所有设施全部拆除掉,恢复到达到禁止人类进入的环境。

  解说:

  长江镇江段,曾被称为江豚的最佳“避难所”,但是,一个2003年专门为保护江豚而成立的保护区,却在镇江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一幕。特别是在近几年社会各界对环保如此重视的环境下。特别是在中央环保督察后,地方政府不仅没有按照督察整改方案要求清退违规项目,而是继续加大开发力度。直到2018年中央环保督查回头看检查时,保护区生产活动依旧,整改要求,沦为了一纸空文。

  9月27日,针对最新一轮的环保督查回头看发现的突出问题,生态环境部就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问题,一下子约谈了八个市,其中,就包括镇江市市长张叶飞。

  柴璐:

  接下来,让我们再来直观的了解一下,这个豚类的自然保护区的原貌是什么样的,我们来看这张照片是江苏镇江,影视实景园项目侵占保护区的情况,这个照片最右侧的这个部分就是长江,那整个这条红线所画的右侧的这一大块地方,都是被实景园侵占的保护区。因为整个自然保护区03年建立的时候,大概的面积是57.3平方公里,但是现在我们看到这个江滩上已经有很多建筑被拆除了,但是还是有些少量的建筑物仍然存在。

  整个破坏的过程是怎么样的,我们再来仔细的回顾一下。03年的时候江苏省是镇江市设立了长江豚类省级自然保护区,09年到15年的时候是陆续的开辟了耕地和鱼塘累计5800多亩,到15年10月份的时候镇江文旅集团未经环评,违规建设大江风云影视实景园项目;来看16年底,16年底,一年之后中央环保督察发现了问题,《整改方案》要求,限期关闭和搬迁生态红线区域内的违法违规项目。

  但是在16年到17年的时候,继续加大开发,又违法开垦了红滩湿地大约1400亩,一直到4月份的时候一期项目投入试运行,10月份的时候全面运行,那到2018年的6月份,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发现,该保护区内的非法农业种植和渔业养殖面积高达7000多亩,2018年的9月26号中央环保督察组约谈镇江市的市长。

  那接下来我们来了解一下这次约谈的情况,包括约谈之后下一步的工作,我们马上来电话连线一下生态环境部华东督察局的督察二处的副处长,卢诰宇,因为卢处长曾经参加过2016年的环保督察工作,同时在今年6月份的回头看工作卢处长也是参与的。

  (电话连线)

  柴璐:

  卢处长您好。

  华东督察局督察二处副处长卢诰宇:

  主持人您好。

  柴璐:

  我们看到26号你们已经约谈了镇江的张市长,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次约谈主要的内容是什么,向镇江市提出了一些什么样的要求?

  卢诰宇:

  好的,当时约谈主要指出了保护区存在的两个方面的主要问题,一个是违法开采,总面积达到了7000多亩,特别是在2016年,中央环保督察后仍然继续开垦了大概1400亩,损毁了大量的江滩湿地,严重破坏了生态功能;二是在保护区内违法开展旅游活动,约谈的时候提出的要求,要求镇江市要继续提高认识,加强监督管理,狠抓问题整改,同时要求相关的整改方案及查处情况要在20个工作日内,报送生态环境部,并抄报江苏省人民政府。

  柴璐:

  那约谈只是一个手段不是最终的目的,从这个彻底整改的角度来看那接下来下一步要推进一些什么样的工作呢?

  卢诰宇:

  约谈的时候已经明确了,这个生态环境部将适时组织抽查,推动地方整改到位,我们华东督察局也会按照生态环境部的统一部署,对整改情况进行跟踪督办,督促整改到位。

  柴璐:

  好,谢谢卢处长。那刚才这个卢处长已经跟我们介绍了,现在约谈的工作是希望镇江市能够拿出实实在在的整改方案,也提出了一些具体的要求,那据说第一轮的中央环保督察的工作,有人形容它是大海捞针,但是第二轮的回头看被认为是要重点紧盯,那有一些重点的项目就是要像钉钉子一样,要监督它一步一步的落实下去,那这个回头看,究竟是要看什么?怎么来看?那接下来马上我们再来连线一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的副所长常纪文先生。

  (视频连线)

  柴璐:

  常所长您好。

  我们看到这一轮的回头看当中发现了很多的问题,因为有些地方不仅是没有按照要求,对一些侵占破坏自然保护区的行为进行清退整改,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在进一步的违法开发,这个整改要求完全是沦为了一纸空文。您怎么来看待这个回头看当中所看出来的这些问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环所副所长常纪文:

  那么从回头看特别是镇江的问题,反应了地方党委和政府把生态文明没有提升到应有的高度,中央之所以强调生态文明,是不仅为现在考虑,还得为以后几千年甚至一万年的可持续发展的考虑。我们中华文明今天之所以繁荣昌盛,我们之所以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中基本的条件就是我们的生态、我们的河流得到比较完整的保留。

  那么白鳍豚作为一个标志性的长江流域的一个生物,如果它灭绝了包括江豚灭绝了,那么意味着我们生态保护水平是下降的,有些地方没有引起这个必要的重视。所以呢,认识这个不够,另外还有态度它也是有问题的,就认识问题、态度问题,比如说有些地方开发滩涂的面积不仅不减少,在中央环保督察组督察之后,反而这个面积还增加。

  另外还有的怪,就是有些部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范围是保护区的范围,对这个砥柱不清楚,监管部门。

  另外还有疏忽,有的部门监管不到位,任凭违法开发的行为让它扩散,比方说中央环保督察组发现之后,应该是立即叫停拆除,相反的呢还在第二年试营业,就体现了地方疏于管理。

  柴璐:

  像您刚才提到的,就是在整个的回头看的过程当中,发现了很多的问题。您刚才说的这些问题,我们也做了一个PPT,梳、怪、假、硬,这个镇江市是长期的疏于管理,怪呢是江滩开发管理处竟然之前并不知道这个景区是有一部分区域属于保护区的;假是吧,省发改委,省农委批复了血吸虫病农业综合治理等等项目,但是其实被假借名义。硬,不按照方案进行整改,并且不断的扩大开垦的面积。

  这中间有一点可能大家会觉得匪夷所思,就是这个镇江市的江滩开发管理区,它本来就是来管理这片滩涂的,它怎么会不知道景区里面有一部分区域是属于这个自然保护区的?您怎么来看这样的说法?

  常纪文:

  那么按照法律的规定呢,自然保护区条例的规定,自然保护区它已经确定它要上报,它四边的范围应该是非常非常清晰的。那么按照中央的要求,生态保护红线今年必须划分完毕,那么这范围应该是清晰的,如果说不知道这个范围应该来说这个我认为在说假话。

  柴璐:

  那从刚才我们谈到的这个违规开发的一路绿灯来看,那这样的约谈真的是不委屈的。那谈到进一步的自然保护方面的问题,实际上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约谈对象也不仅仅是一个城市的管理者,那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它所存在的共性的问题。

  (播放短片二)

  解说:

  从出台史上最严的环保法,到中央环保督察成为常态,再到开展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 当中央和国家层面要用最坚定、最严格的执法,来确保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落实的时候,一些地方政府,却与中央的决心背道而驰。

  像镇江一样,因在保护区里开发违规项目被点名,不仅不纠正错误,甚至继续违规,在此次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中,并不是孤例。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西沟门移民新村木器加工厂,因为没有任何环评手续,喷漆味道浓重,噪声污染严重,当地政府之前声称“该厂已取缔”,然而在“回头看”中,又全都现出了原形。

  广西来宾华锡集团来宾冶炼厂长期露天堆存冶炼废渣。被点名一年半后,问题依旧。

  生态环境部华南督察局督察三处处长喻旗:

  像这种方法处置,不符合国家的规定,这个你们清不清楚?

  来宾华锡冶炼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

  肯定清楚。

  喻旗:

  是违法的你知道不知道?

  企业相关负责人:

  这个肯定知道啊。

  解说:

  云南拉市海自然保护区,作为国际重要湿地,近年来也饱受旅游项目侵占困扰,当中央环保督察反馈后,云南丽江市的整改方案,却并没有还给这片湿地一片晴朗。

  督察人员喻旗:

  (这是)2015年10月26号拍的一张(卫星)照片,当时这一片都是一个空地,都是原生态的。

  记者:

  包括底下那一片。

  喻旗:

  最下面这一片,都是原生态的。然后我们看这一张照片,2018-11-19,两个比较就明显看出,这是一个新的建筑物,这块湖岸已经被填起来了。

  督察人员蒋明康:

  实际上它填湖已经填到核心区了,大量码头和泊岸的建设,使原来的自然岸线改变为人工岸线,对越冬鸟类的栖息和觅食会带来严重的影响。

  解说:

  觅食的鸟儿无法落地,但码头上的游客却越聚越多,整个拉市海保护区的核心区湖面内,到处都是划船的游客,一些商户甚至还搭起通往湖中心的浮桥,向进去拍婚纱照的团队收费。

  根据《拉市海自然保护区规划》,该保护区的核心区有很大一部分属于季节性核心区,也就是说,从9月中旬,该区域因为大量鸟类到来而成为核心区,禁止人类活动。

  调查人员:

  它有没有不能划船的地方,这个里面。

  拉市海景区工作人员:

  没有啊。

  调查人员:

  都可以划。

  拉市海景区工作人员:

  都可以划。

  调查人员:

  随你到哪儿去都行。

  拉市海景区工作人员:

  对、对、对,可以划(船)。

  调查人员:

  没有给我划定一个界限。

  拉市海景区工作人员:

  没有没有,没有禁区。

  调查人员:

  时间呢,是什么时间划。

  拉市海景区工作人员:

  时间是不限。

  解说:

  针对侵占拉市海保护区核心区的问题,保护区管理部门只是拆掉了很小一部分的旅游码头和水上娱乐项目,而一些企业和商户,仍在继续经营,旅游活动,也有增无减。

  作为地方生态环境保护第一责任人,一些地方的党委和政府,为什么要选择敷衍整改、假装整改。一些地方,甚至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一刀切。对此,8月底,生态环境部明确指出,严格禁止“一刀切”。

  2018-11-19新闻:

  各地在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执法中,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以生态环境保护为借口紧急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柴璐:

  中央环保督察组一来就风平浪静,中央环保督察组一走就涛声依旧。我们来看看这次就侵占和破坏自然保护区的问题,这个中央环保督察组所约谈的远远不止是一个城市,还有辽宁吉林,包括重庆、安徽、云南等等,问题关键词涉及整改不利、严重失察、敷衍应对、虚假整改。怎么来看待这样的现象,怎么能有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我们继续来连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的副所长常纪文先生。

  (视频连线)

  柴璐:

  常先生您怎么来看这些问题已经久拖不绝了,从上一次整改到这一次已经有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些问题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甚至还在变本加厉的增加,究竟是能力欠缺、认识不足,是态度问题、方法问题还是政治问题?您怎么看。

  常纪文:

  应该来说都有,有些地方认为中央环保督察组,离基层太远,你这回发现了问题,国家那么大你下次还会来吗?结果就是低估了中央的决心,这一回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这是典型式的回头看。针对以前发现的问题,我再次进行验收,所以呢很多问题没解决,一下子就发现了。

  第二个就是现在有一个思想误区,有些人认为中美贸易战,有些地方经济不景气了,包括有些文章就说了这个环保部放松了对环保的监管,这个认识是错误的;有些地方就认为,经济不景气那么放松监管是肯定迟早的,结果没想到中央的态度是非常的坚决。

  第三个就是有一些退出,包括有些利益纠葛,原来的建设要退出,有些政府要承担违约责任,赔偿的金额也是非常大的。

  柴璐:

  但是发现问题并不是发现问题的根本的目的,怎么来终结这样的现象呢,怎么让这种所谓的表面整改、虚假整改、敷衍整改再也混不下去。

  常纪文:

  有两个方面的建议,第一个就是你怕什么我就要来什么,对于这个违纪违法的官员,不尽职履责的官员,那么我就追你的责,对于地方党委和政府我可以采取考核的办法,进行约束、进行惩戒。更主要的就是要求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的主要负责人,要扑下身子,亲自去推动环境问题的解决,中央的文件要求,地方党政一把手每个季度要研究一次环保问题,有些地方党政领导呢,工作虚了,下面的厅局工作也是比较虚,那么他一虚那么下边市县工作也就虚了,所以很多环保问题导致久拖不决。

  如果说一把手,党政一把手亲自扑下身子亲自去推,当然很多工程的,这个监督人那么很多问题会解决,好。

  柴璐:

  那您认为刚才提到这种扑下身子亲自去推动,可能会很大程度的解决这个问题,但也有可能从另外一个角度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一刀切的问题,因为实际上在过往当中也出现很多这样的案例,就是以生态环境为借口,一刀切紧急的停工停业停产,用这种简单粗暴的管理方式,其实是很大的伤害了老百姓的生活或者是企业的生产,那这个问题应该怎么来解决呢?

  常纪文:

  一刀切在过去几年确确实实在部分地区是存在的,但是生态环境部一直是反对一刀切的,那么在这个9月份的时候,8月份的时候还有6月份的时候,生态环境部先后出台了几个文件,反对一刀切。比如说关于今年秋天和冬天京津冀及周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攻坚的行动方案里面就讲,就说原来是很多,28个城市是采取统一的措施,那么现在是采取一市一策、一厂一策,甚至一条流水线一个对策,体现了高度的灵活性。

  另外关于这个取暖的问题,煤改气、煤改电,现在采取的政策就是宜煤则煤、宜气则气、宜电则电,当然煤是清洁煤炭,好。

  柴璐:

  其实这个生态环境从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它是反映的是政治环境或者说政府治理的能力和这个解决问题的能力,怎么来提升这样的能力呢,您觉得最关键是什么,用一句话来解释的话。

  常纪文:

  地方要整改,就是说要彻底整改还是要提升绿色发展的能力,绿色发展的能力如果说不解决的话虚假整改、拖延整改、敷衍整改的现象还是会存在,也就是说地方要有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优势、有自己的发展,让绿色发展这个水平提高。

  柴璐:

  其实对于地方来说,谢谢常所长,其实对于地方来说你要弄清楚是自己在面对检查还是在面对问题,你最终是想解决问题还是解脱责任,无论如何该干的还是要干,无论早晚,今天的1+1就是这样,感谢收看。